2014年
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知乎】金融战争论(三)

2020-01-09 04:51:10

【知乎】金融战争论(三)

四、对华金融战的主要战场

跨境资本战场:以浑水与香橼为代表的美国做空机构对于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进行了无情地猎杀,以东南融通被质疑的2011年4月26日当天作为计算起点,截至2012年12月7日收盘,美股中概30指数由1250.92点暴跌53.25%至584.73点,仅在2012年一年内,中国概念股企业在美退市就达30多家,总市值则由当时的1924亿美元跌50.46%至953亿美元,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总市值缩水近1000亿美元。目前国际做空机构正把目光投向更多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

债劵战场:随着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进一步施行,大量新印美元的泛滥,中国所购买的美国国债已面临巨额贬值。

中国国内股票战场:由于劳工成本、原材料成本的飞涨,中国制造业增长进一步失速,随着国内股指期货等做空手段的出现,对国内A股市场的做空也正变得可能。目前境外热钱仍在大举进入中国,一旦中国国内政治经济局势出现困难,亦或周边地缘冲突激化,中国股市被做空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大。

人民币汇率: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的失速,国内通货膨涨的加剧,人民币实际购买力正在下降,但此时人民币对美元比价仍在上涨,这意味着人民币被高估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目前海外大量热钱通过各种管道流入中国,就是在为进一步推高人民币做准备,一旦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出现重大不稳定因素,这些资金都将迅速获利回流,从而造成人民币的大幅贬值。

五、金融攻击进行时——对中国发动攻击的一种可能想定

(一)境外对冲基金(第一阶段——准备期或现在进行时)

做空银行股:目前中国主要国有银行均有在海外上市,部分银行股因受企业破产潮与地产业危局影响,财务数据已远不乐观,前日又爆出中国农业银行前副行长在澳门欠下30亿赌债的传闻[7], 可以预期,未来如果爆出更多此类丑闻,中国银行类股票价格有可能出现更大波动。

做空中国房地产:中国房地产业所存在的泡沫已广为人知,今年3月,曾做空安然公司与美国楼市的美国顶级做空大师,尼克斯联合基金公司(Kynikos Associates)总裁和创始人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 向CNBC记者声称:中国房地产市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泡沫。可以预见,随着中国中产阶级对经济前景的失望,楼市出现大幅下滑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做空中国地方政府债:中国中央政府财政因有严格的管控与国家信用作担保,对于做空者来说是很难下手的。但是中国某些地方政府已陷入“卖地财政”的恶性循环,如果房地产市场出现长期下滑,个别地方政府将面临无法通过卖地收入偿还债务和维持运行经费的窘境,此种情况将导致部分地方政府所发债劵价格的下跌甚至发债困难。

中国概念股(港股):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已经遭遇了一整轮无情地猎杀,中国大陆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数量更多,涉及行业更广,即便有1/3的公司受到有效攻击,损失也将是非常惊人的。

与国内合作,利用股指期货做空A股:目前中国国内股民对上市公司造假不满的声浪很高,很多证劵投资机构也都在呼吁放开并建立股市做空机制,单纯从市场经济原则的角度,这种呼吁有其道理,但如何避免在放开过程中,境内机构被境外机构利用,演变成对更多A股上市公司的恶意做空就很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审慎把握。

(二)美国政府的顺势利导(第一阶段——现在进行时)

美军重返亚太以来,已经使得在南中国海、钓鱼岛、中印边境的地区矛盾明显升温,在东北亚,随着北朝鲜的多次核试验以及朝美间“篮球外交”的开展,通过要求中国按照其指定的方式开展金融改革、通过量化宽松进一步稀释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等方式,美国也将开始通过操纵周边地缘政治冲突,制造中国周边紧张态势,对东北亚的地缘竞争态势进行更自如地操控。

可以预见,如果今后东北亚地区发生更多的突发性危机事件,美国对冲基金的地缘政治分析师们将有渠道和方法提前预知到可能的事件,笔者建议中国相关机构应利用这些危机,提前做出应对措施。

(三)第二阶段

如果上述两方面进展顺利,境外对冲基金对中国的攻击将从个别行业、地方政府上升到对人民币汇率、以央企为主干的战略性支柱企业,到那时,中国经济乃至整个社会政治稳定性将面临真正的挑战。

六、中国如何应对金融战

这些年随着国内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不同观点与意见的交锋也越来越多。意见多元是好事,保持开放的心态也非常必要,但在开放的同时,保持必要的警惕性,珍视来之不易的独立自主地位更为重要。“勿恃敌之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既是古训,也是常识,在全球化的今天,了解新观念新知识的同时,更不能忽视某些常识,这是经过历史检验过的真理。

正确认识金融战的本质与内涵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第二,对金融改革的进度、方式持更为积极审慎的态度。在金融改革领域,如看准了的,研究清楚了的,就放手去做,不要受制于清议;对于风险程度高、经验不足的领域,要避免被敌“击于半渡之间”。

第三,应开展广泛而深入的金融战理论研究。国内宋鸿兵前几年有提出《货币战争》一说,但此论在学术界争论很大,很多人将其斥之为“阴谋论”。国内多数金融理论研究者往往欠缺金融实操经验,对对冲基金的阴暗面,美式旋转门的运转特点认识往往不足,因此,选拔鼓励更多有实务经验的人士参与金融对策研究,方是解决实践、理论两层皮的有效途径。

第四,建立针对恶意金融攻击的专项监测体系。恶意金融攻击无论是攻击主体本身,还是攻击过程,虽然隐秘,但也并非无迹可循,如果围绕不同的攻击主体、攻击目标、攻击方式建立相对应的监测分析框架,就有可能提前监测到可能的攻击企图与准备活动,并对可能的威胁做出分级,采取针对性措施。

第五,建立金融安全监管与国防安全之间的衔接制度。金融攻击是一种能达到战略目的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在它之后,有可能紧随而来的就是网络攻击与军事政治干涉。它本身既是一种隐型作战方式,又超出传统军事斗争领域范畴之外,国内对此领域威胁的监测出现了一定的空白。因此,研究金融安全与国家军事安全之间的规律,并尽块建立相关的衔接制度、机制尤显紧迫。

第六,推动跨部门的金融战威胁评估,举办金融攻防模拟演习。在不同部门对金融攻击的威胁有共识的基础上,组织不同领域的专家,设计演习规则与关键场景,模拟可能的攻击方式及其不同地缘政治事件的可能影响,是提升金融战攻防能力最有效的途径。

结语

主权国家与非国家主体利用现代金融的阴暗面发动的金融攻击并非是成熟金融市场的普遍现象,但它确实存在;对于强者而言,威胁更多表现为一种概率,因此更容易把弱者的自我保护斥之为“阴谋论”;但对于弱者和新手而言,威胁一旦成为事实就是100%。倒退与自我封闭都不是办法,面对此两难困境,弱者别无它法,只能勇敢地去面对它、去研究它,直至有朝一日能驾驭它。期盼我们伟大的祖国最终能渡过这一劫。(来源:中华论坛)

【知乎】金融战争论(三)


相关阅读:
弘润万家装饰 http://www.hrwjzs.com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